冥者

名朋:凹凸470帕洛斯,火影241扉间。

永远的杂食动物。

嗯,是个什么都不会的人。

🌸覆船人🌸:

我可能是对旧设格瑞有什么执念
这应该叫啥?旧x新格瑞?......
大概是一种被自己的黑历史包围了的感觉

旧设大本命呜呜呜

七次瓜:

和kodo @コド 的本命问卷

是本命问卷界的一股泥石流了

三好学生弗莱特:


雷狮海盗团的假酒GOGOGO
作死凑一套希望别被打死

随便用随便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能动起来...

天亮。【瑞金】

‖应该很短‖

‖脑洞产物,我就是个渣渣别期待我文笔能有多好……‖

登格鲁星的日出很壮阔,金阳如神赐般洒在数不清的矿石上,让矿石闪闪发光的同时也给人们带来生的希望,虽然那种感觉只有短暂的一瞬间,对格瑞来说却是印象深刻。

毕竟格瑞居住的星球爆炸后他见到的第一个日出就是在登格鲁星。

那天也是格瑞第一次见到金和秋,他们友好灿烂的笑容是格瑞历经绝望后看到的第一缕曙光。


大赛最后的结局……。

格瑞成为唯一的胜利者。

他的烈斩沾满血液已看不出来原先的颜色,紧绷着的神经无法放松,双目空洞凝视着被自己烈斩刺穿心脏的金。

所谓的胜利者竟如此狼狈不堪,实在可笑至极。

金的笑容依旧留在他渐渐冰冷的脸庞上,格瑞的大脑混乱不已,僵硬的拔出烈斩带起一股红血溅在脸上,伸手去擦反倒越来越多,像把血揉进了眼里一样双目血红。

黯淡无光的天际悄悄泛白,云彩褪去灰蒙蒙的颜色披上金装,红日缓缓上升,格瑞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各个参赛者残缺的身体,狰狞的面容和融进血里的眼泪,他恍惚间想起金是黑化之后自己撞上烈斩的……

金是自杀的。

晨阳辉映在金微笑着的脸庞上,格瑞缓缓伸出沾满血的手抚摸他开朗面容。

弯眸第一次对金笑的如此温柔,即使他满脸血痕。

他说。

“金,天亮了。”

Adventure:

《格瑞的内心世界④》鬼狐天冲与凯莉
( ・_・)ノ⌒●~* ∑(O_O;)🔫∑(O_O;)🔫∑(O_O;)

甜掉牙

小澜澜澜澜澜。:

摸了小学趴,瞎jb上了色[超丑]

大写安雷,安雷,安雷。
字丑预警。
无脑甜饼。

我所能想到的最温暖的话。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陪着你。】

从小就两情相悦什么的。
安哥哥哄哄哭哭雷。

【Aotu】新生

无光破晓:

安雷,玻璃渣
仍旧是捅刀对决,和我专安宣战比刀的产物√
搭配的图片戳我主页!
@天雷滚滚  @鹤楼 圈喵圈鹤
@馬口鐵之舞 我更新了!
@醺 来,圈一下我宣战的专属安迷修。
建议先看一下末尾√


 




今天是安迷修在雷王星待的最后一天。
这并不是因为这里很糟,事实上这真的是个美好的星球,环境优越地广人稀,它的王室也并不倾向于压榨臣民而换取他们的享乐,也极少与其他星球发生战争。国王雷鸣执政严明,公爵雷狮带着他的军团守护着整个星球,这个矿质资源充足的地方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片乐土,而通常这里也选择接纳了部分没有恶意的居民。
安迷修同样很喜欢这个星球,不过对于一个行游骑士来说,他更喜欢在漫漫星海中旅行,带着他的骑士剑惩戒遇到的恶党。行游骑士是他自己为自己这个职业起的名字——没有效忠者,没有所属军团,却也不愿用流浪为自己定义。
他在集市上进行他的旅行物品采购,这里的人民很友善,通常他们并不强求星球内通用的货币或是本地的储存卡。晶石,转存芯片,有些时候他们甚至愿意用一个面包交换你手中的一个竹蜻蜓。
所属雷狮公爵部下的帕洛斯掌管着这片集市。准确的说,他掌管着雷王星绝大部分的交易场所。这人是雷狮出兵过程中随手救下的骗客,对于商业管理似乎有着相当程度的见解,雷鸣一直不怎么信任他,雷狮听了八百遍他大哥的念叨,却还是对此人深信不疑——事实证明雷狮的选择很正确,他确实讲整个雷王星的商业管理的井井有条,并且目前,至少是目前,他仍旧对于逗弄军团的军犬佩利乐此不疲。
军犬并不真的是一条狗,这是位有着赫赫战功的战将,名叫佩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有了军犬这个称号,本人也似乎并没有太在意军团高层这么称呼他——虽然这么叫他的通常只有一个人。
军团的军师是个叫做卡米尔的少年,年仅十七岁,却没有任何人敢质疑他的地位真实性。这是个绝对的战略天才,在他很小的时候宫廷政变外敌入侵,可谓外忧内患。二皇子没能控制住他借来的援军,最终被钉死在了他宫殿墙上,雷鸣和雷狮领军沙场,卡米尔用带着稚气的声音和比他大哥矮一个头的身高坐镇总指挥部,正面战场的对敌,侧翼的突袭和潜伏,那时候年仅十一岁的他将这场战争画了个完美的句号,此后跟随雷狮走过的每一场战役都在证明这位军师的实力,他是雷狮军团最中心的指挥塔。
这一切信息都来自安迷修的终端,这里待的这几天,他总会翻阅这个星球的信息,每一次阅读他都不由得被这个星球的自由和美好幸福而震撼。
不过他注定不会在这里久留。
如果等到他年迈之时,或许选这里安定下来也不错。他这么想。
安迷修换取了足够多的物资,扔进了他的空间储纳石。正当他打算返回时,一片隐隐的嘈杂声自远方而来,周围的人们自动让开最中间的道路,站在两旁谦恭的低下头。
“发生了什么?”安迷修询问身边的小贩。
“那是雷狮公爵!”小贩压低声音回答,“他刚从西部的叛乱战场上凯旋。”
没多长时间一支队伍缓步而来,领头的是位身披红色绒篷,内里藏青色正装的青年人。他的眼神并不算傲慢,身上却带着强烈的上位者气息,他步伐稳健,莹紫色的眸子目视前方,澄澈的像海,却也尖锐的像刀。
他走过之后集市又恢复原状,人群又拥挤回原来的样子。推搡间一位年迈的妇女摔倒,安迷修屈身抬手拦住了险些踏过她的步子,伸出双臂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起来。
“后面发生了什么。”雷狮脚步微顿,略侧头问身侧的卡米尔。
“应当只是一些琐事,大哥。”卡米尔回头看了一眼,左右思考一下前因后果,最终给出了答复。
“嗯。两年前那一届凹凸大赛突然停止举办的原因还没有苗头吗?”
“是的,目前还没有线索。”
“不着急,这不是我们的主要目标。”
“是的,我明白。”
 
【It needs price for going back to the past. I think you know,right?】
时间的回溯需要代价,我想你明白,对吧。


雷狮闻言移回目光,走过转角的时候他下意识回望了一眼。


【Absolutely.】
是的,我当然明白。


那里只有人群,嘈杂的,拥挤的人群。


【Who's the winner in this battle?】
这场战争的胜利者是谁?


“您要回去确认一下情况吗?”


【You mind it?】
你很介意这个答案吗?


雷狮稍微愣了一下,他眨了眨眼,最终摇头。
“不,不必了。”


【You can't change it any more.】
这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


那是一个只有光的地方,隐有圣歌和潺潺水声,像是最纯粹的天堂。


【In fact,.】
因为事实上。


“胜利者,你确定回转时间吗。”


【They've been dead.】
他们已经死了。


“是的,我确定。”


【end】


简单来说,这就是个凹凸大赛的胜利者决定回转一切,哪怕这场战役会被抹消的故事。
雷狮当着他的皇子,最终成了公爵,安迷修履行他的骑士道,在宇宙间旅行。
至于胜利者是谁,是不是他们,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就像最后说的,他们已经死了。
这个可以有两种理解,第一种是这不过是个幻境,他们已经死亡,另一种是我想要表达的,就是原本的那些有交集的他们已经死了,这是一种新生,必然伴随着毁灭的新生。
希望喜欢吧x